金海滩
兴趣

采莲

采莲
台湾
林世仁

这长长的十里巷,
还是那年的模样。
我缓缓从并排的街前走过,
让屋檐滑下的雨水,
浸上浅蓝浅蓝的衣襟,
把我染成那年的装扮。
(但请别笑我深陷的双颊不象)

街巷之后,
等待还是那年柳色。
轻薄飞絮述说唐诗消息,
“辜负桃花那年,误春风的事,
错认蛾眉。”有一种笑,
慢慢散进六月黄梅深深的天气,
(少年的崔护不如我)

轻轻倚上这桥栏,让风知晓
我嶙峋脊骨还是当年模样。
后面数来第七桥阶 看你莲步初跌。
腻腻的六月天,坐也不是
起也不是,就好理由地,
笑倩我来扶。
(采莲的手第一次感到粗糙)
总说你的过去,
孤寂冷漠如湖里的莲——
如湖里的莲,翻飞殷勤风讯,
——受我多情的眷顾。
眷顾里,许多联想。
(只是愚慢的我,从不晓湖里的莲有一天会是我的妻)

转过前面小小的渡口,
就是你那年的模样,
和我最爱最爱的称呼。
多希望就此停住,
一如那时,
伫立在你匆匆闪躲的眼里。
(而风在催促呢)

烧酒壶里,
酝酿有去年最好的一场黄梅,
芦草让出前路迎我向时脚步,
正雨里两岸人似鲫鱼游走。
我恍惚向湖边靠近,感觉,
长年采莲的手好湿:回头,
听风撕裂空气的声音。

寻你在兰舟,
而你已成花。
眼前的山山水水我已不见。
眼前的岁岁年年我已不见。
我且带来绝好的诔辞。
我且教这湖神忆我年年如新。
我且知我不忍做那摘花的人。
水就这么沁过我的膝,我的腰。
我就让水这么沁过我的胸,我的发。
冥冥水里有你来世的容颜,
和我今生的承诺。
低下头,感谢佛祖此刻的慈悲。
我猛吸一口气,
勇敢地向五百年后的那年泅去。

“湖有莲精,久感其情,一日幻为人,与生遇于桥,终成家世,越明年,终因修行未果,复化为莲,生易痴,溺水没,魂化于鲫,日于莲下不去,后世有采莲谣…..”

3500cookie-check采莲
Zairun

风雨几十载润物细无声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