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
琐忆

怪异的梦

冬月,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夜已经很深了,我和小伟对坐在桌前,下的军棋正处在胶着状难分出胜负。街上以看不到过往车辆和行人,只有风吹起的落叶打在招牌上,时不时传来“沙“`沙“”的声响。半圆形餐灯罩折射出的光线,呈伞状光束辐照在整个桌面上,两人脸上映射的光随身体晃动忽明忽暗,坐在桌前透过落地窗往外望去,寂静的街被无边无际的黑暗吞噬。

我俩下的是暗棋(军旗里也叫撞棋),分黑红两个颜色,他走的是黑色棋子,我的是红色,各持一边,规则是把地雷摆在后面二行里的,或是布置花雷和三角雷。我记得自己摆好的是三角雷,把军旗围在大本营里,地雷布局呈三角形的(我喜欢这么摆放),不知怎么的看到自己放置好的地雷,出现在前面第一行里,(摆放在第一行这在撞棋规则是不允许的)我就把地雷拿回来再放到后面,仔细的摆放成三角型布局。
老婆在里屋已经睡熟,屋子里就我们俩,近100平米的前厅,晚上显得有些空旷和肃穆。我和小伟坐在桌前继续着下棋,突然我又一次看见我摆放好的地雷,又不知怎么变了位置,自己出现在前面第一行里,心理暗暗惊异和不解,我又不做声的把地雷拿回来放好,心理却在暗暗的嘀咕,放好的棋子自己怎么能走,这次我到要看看它是怎么跑到第一行去的。
小伟还是一声不响的在摆弄自己棋子,对我的刚才惊讶的表情一点也没发现,我心理也在对自己说,这是不可以能的事情,现在我到要看看是怎么回事(生活历练了这么多年,都快成了一个彻底无神论者了呵!即使遇到不解的问题,也会让我冷静的分析和判断)这世上真有不明力量吗?这时候自己心理也充满了奇怪和不解。

就在我强做镇静仔细观察时,怪事又出现了,我眼睁睁盯住的棋子地雷,又自己神秘出现在第一行的位置上…刹那间我脑子一片茫然,恐惧也弥漫了我的全身,让我想到,在这个房间里,我和小伟之间还有一个看不到的生灵存在着,一双眼睛在四周窥视着我们,虽然看不到,但我已经感到他的存在,这样想使我头皮发麻,浑身上下不寒而粟起来…感觉这个夜晚和这个房间充满了怪异和恐怖……。

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12点30分,故作无事的对小伟说,今天太晚了不下了,小伟扫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嘴角有一丝嘲笑说:”也好,疲乏之兵,胜之不武!“然后一起起身走到门外,目送他身影在远处路灯下消失夜幕中,才转身回屋,把对开的店门锁好。心里急切的向里面卧室走去,想跟她说今晚上遇到的诡异的事,在我快走到距离卧室第一个门不远时,好像听到了身后门的响声,转身看刚锁上的门自己敞开了….

我慌忙的往卧室去,用手去推卧室的第一个门,却推不开,我知道这扇门里面没有插手,我使劲的用力推门,里面像有人在相反的推着这扇门不让我进去,我使出全身力气把门推开了一条缝,自己整个上半身挤了进去,黑暗中隐约看见门后有一只大手抓着门,一只很长很长的胳膊从黑暗中伸出来,是灰色的衣袖,他站在黑暗处看不清他的身体和脸,我用身体倚着门伸出双手紧紧的抓住这只胳膊,拼命的用力厮打,仰头朝卧室方向喊我老婆名字…快走…!告诉她赶快离开这房间……….。被人捅了一下睁开眼,庆幸,才知道是一场噩梦,我的两只手抓住的是老婆烫过的头发,嘶喊着把她惊醒,我是一身冷汗。
从未做过这么恐怖的梦,会变动的棋子,从黑影中伸出的长长灰色衣袖手臂,没有经历,光凭想象你都根本想不出来的!
不明白梦境的意思,但对自己的勇敢表现很得意,曾津津乐道。

3030cookie-check怪异的梦
Zairun

风雨几十载润物细无声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