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滩露营
札记

秋风遗梦

“秋风不解故人意,忽有惊鸿入梦来”

那天在家里,大概是我20左右的年纪,妈妈告诉我说:“出去回来时买一把铁锹,家里没有尖锹”。我没有明白干什么用,问了一句:“是大铁锹吗”?妈妈没有回答,又追问了一句,妈妈还是没有说,心里有些着急!

正在这时,家里来人了,前院的姚叔带一伙人来,说给房子装修的。我走到外屋时,一伙人正在在给屋子吊顶。西屋的门框上有一个紫檀色框小镜子,一位装修师傅摘下来,问道:“还要吗”?爸爸说:“还要”。我心里觉得没什么用,也不好看。这时又听见姐姐正在告诉一个人在门框上钉着什么,我没仔细看,有些不情愿的就骑着一辆崭新自行车出门了。

我穿件黑色呢子大衣,往北的方向,漫无目标的骑着自行车。外面挂着西北风,好像刚下过大雨,走到离我家老房子不远地方,前面积满了很大水洼,在往前是一处陡峭高坡。见前面已经发河了,只能沿着一侧陡坡大坝踩着大石头往上走。我脱掉大衣,一手提着自行车另一只胳膊腋下夹着大衣,踩着残差不齐陡峭大石头尝试着过去,走到一半前面就没有路了,再想转身掉头回去,又看到后面石头已经淹在水里。

正在犹豫恐慌时,想找路人帮忙退回去,后面过来几个人,一个人主动接过我手里大衣,穿在自己身上帮我拿过去,另一个人又和我一起抬着自行车。

从被困的水坝石头上走出来,抬头惊鸿一张熟悉的面孔,面带笑靥的看着我。她穿了件白色毛领,粉白相间大云朵花纹紧身的棉袄,棉袄的袖口和下摆也卷边白色毛绒,一条深色很显长腿的修身裤子,非常靓丽好看,她笑着接过我手里自行车。

我知道她是谁,大概比我大3岁左右,她们单位住宅就在这附近。记不清说什么了,只记得她带着我往大坝一侧的后面走。深秋的下午有些寒冷,我们俩并着肩,可能见我穿的单薄,她顺势把一只胳膊搭在我的肩上,我说了一句:“咦!怎么个子比我还高”。她说:“那当然,必须的”。

走到大坝转角一处楼道的地方,她告诉我说:“从这楼梯上去就可以”。知道她就送我到这儿了,她好像看出我心里的不舍,又叮嘱似的说了一句:“有事电话联系”。一丝暖意划过心头想起我还有她的电话。

好不容易爬到楼梯顶层,却找不到出口。见一个男人好像正在接水,他告诉我们,从这里一个小窗户似的地方爬出去。我晕,抱怨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设计这样楼道出口。说完心里就想明白了,这是私人建的自家楼梯,不是公用楼道,然后就醒了。

 

 

 

33340cookie-check秋风遗梦
Zairun

风雨几十载润物细无声

3条评论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